石正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深长城地产佛说入胎经今释-如来如是

佛说入胎经今释-如来如是
佛说入胎经今释
南怀瑾推荐,李淑君译著
缘起

在浩如烟海的佛教经典里,《佛说入胎经》(大宝积经卷五十六)有着特殊的地位。说起特殊,是指在这部经典里,释迦牟尼佛直观而又令人惊叹地描述了胚胎受孕(即入胎)及发育的各种情状,与现代科学在显微镜下所观察到的胎儿入胎及发育的绝大多数情状下,并无二致。在本书里,李淑君女士创造性地将经文与现代人体胚胎学的最新研究成果结合起来,辅以精心绘制的的插图、叙事、佛经、说理巧妙结合,将二者客观地加以对比、分析和研究;至于经文中与现代科学相冲突的地方,笔者也予以存疑,并无“厚此薄彼”之处。二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如何得知这一切?是巧合还是科学,佛教是纯粹唯心的吗?南怀瑾先生力推的《人之初—<佛说入胎经>今释》给我们打开另一条思路。

生天下地缘一念
尔时世尊知其心念,告难陀曰:“汝颇曾见捺洛迦不?”答言:“未见。”佛言:“汝可捉我衣角。”即便就执。佛便将去,往地狱中。尔时世尊在一边立,告难陀曰:“汝可去观诸地狱。”
难陀即去。先见灰河,次至剑树粪屎火河。入彼观察,遂见众生受种种苦爱拍神仙道。或见以钳拔舌,捩齿抉目;或时以锯,?解其身;或复以斧,斫截手足;或以牟矛铲身;或以棒打矟刺;或以铁槌粉碎;或以熔铜灌口;或上刀山剑树、碓捣石磨、铜柱铁床,受诸极苦;或见铁镬猛火沸腾、热焰洪流,煮有情类。
难陀的起心动念,始终都在佛陀的观照中。这时候,佛陀就问他:“你见过捺洛迦(地狱)吗?”难陀听了,摇摇头说:“没有。”于是,佛陀又让他捉住自己的衣角。一眨眼功夫,他们到了地狱。同上次去天堂时一样,世尊叫难陀随意四处走走。
难陀好奇的走去逍客雷,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条灰暗的河流,随后经过剑树粪尿火河。汹涌的河里满是尿粪,河的两岸是一株株插满了剑刃的树丛。一路走去,到处是惨不忍睹的酷刑。有的被铁钳拔舌;有的被敲落牙齿;有的被挖掉眼睛;甚至有的被锯子割解身体;或者被斧头砍断手脚;被铁钻铙身;还有的被带着利刺的棒子抽打;或者被铁槌槌得肉飞血溅;或者被烧得滚烫的铜浆、铁浆,往嘴巴里灌;有的被扔上刀山、剑树;还有的被放在石臼里捣得血肉模糊;有的被绑在火烫的铜柱、铁床上,一个个被折磨得鬼哭神号着。
见如是等受苦之事。复于一铁镬,空煮炎热,中无有情。睹此忧惶,问狱卒曰:“何因缘故,自余铁镬皆煮有情,唯此镬中空燃沸涌?”彼便报曰:“佛弟难陀严健军,唯愿生天,专修梵行,得生天上,暂受快乐。彼命终役,入此镬中。是故,我今燃镬相待黄剑鱼。”难陀闻已,生大恐怖,身毛皆竖,白汗流出。作如是念:“此若知我是难陀者,生叉镬中。”即便急走,诣世尊处。
难陀一路看得手脚发软,只想尽快转身回去。又看到一个个大铁锅,煮着沸腾的水,水里翻滚着一些被煮得皮开肉绽的众生。其中有个铁锅,只见水煮得沸腾,里面却什么都没有。难陀忍不住好奇地走去,问锅边的狱卒:“怎么其他锅子里都煮着一些受报的众生,唯独这个锅子,却只有水在翻滚着,里面什么都没有呢刘蓝溪?”
狱卒听了失落的大陆,面无表情的说:“释迦牟尼佛有个弟弟,叫难陀。他出家后,为了生天的福报,努力的修行打坐。等他将来升了天,享受过天堂的欲乐之后,就要下到这滚水里受报了。时间过得很快,要不了多久睿智美人,他就会来的,所以我们在这里把水煮滚了等他。郑艳东
难陀听了,吓得浑身冷汗,想着:“如果他们知道我就是难陀,很可能现在就把我往锅里扔了。”想到这里,禁不住两脚发软,拚了命的往回跑去。
佛言:“汝见地狱不?”难陀悲泣雨泪,哽咽而言,出微细声白言:“已见。”佛言:“汝见何物?”即如所见星籁网,具白世尊。佛告难陀:“或愿人间,或求天上,勤修梵行,有如是过。是故,汝今当求涅盘,以修梵行深长城地产。勿乐生天,而致勤苦。”难陀闻已,情怀愧耻,默无所对。尔时,世尊知其意已,从地狱出,至逝多林,即告难陀及诸比丘曰:“内有三垢,谓是淫欲、嗔恚、愚痴。是可弃舍,是应远离,法当修学。”
回到世尊身边,世尊照例问他,看到了些什么。难陀还没开口,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了。哽哽咽咽的,把所看到的说了出来。
佛陀听了,慈祥的说:“难陀啊,你出家修行,不论是为了人世的功名富贵,或者是为了天上的欲乐享受,都会受到这样严重的果报。所以,今后你要好好发心,立志做到清净圆明,千万不要再贪求生天的欲乐了。”
难陀听了,惭愧得说不出话来。
佛陀知道难陀彻底悔悟了,于是又把他带出地狱李治延,回到逝多林的只园精舍,语重心长的对难陀以及其他在场的比丘们说:“淫欲、嗔恚、愚痴是三种根本的染污,称为‘三毒’。这是修行人必须特别注意并且努力去除的。”
从此,难陀老老实实的安下心来,规规矩矩的在逝多林开始了修行的生活。
尔时,世尊住逝多林未经多日,为欲随缘化众生故,与诸徒众往占波国,住揭伽池边。时彼难陀与五百比丘,亦随佛至往世尊所,皆礼佛足,在一面坐。
时佛世尊见众坐定,告难陀日:“我有法要,初中后善,文义巧妙。纯一圆满,清白梵行,所谓《入母胎经》。汝当谛听。至极作意,善思念之。我今为说。”难陀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几天之后,为了随缘度化,世尊前往占波国的住揭伽池边时沙之瓶。难陀和五百位比丘追随同去。这些弟子们等世尊坐定后兰炼一中,非常虔诚的顶礼佛足,而后在世尊的身边盘腿而坐。
世尊等大家坐定后,对难陀说:“我现在要讲些东西,从头到尾都很重要。里面的内容很有意思,而且和清净梵行有关。我要讲的就是《入母胎经》,生命进入母胎的经过,以及在母体里面的成长变化。难陀,这些主要是为你而讲,你要好好用心听啊!”
难陀诚诚恳恳地说:“是。我一定好好用心的听。”

龙树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