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渔家姑娘在海边伴奏何时将贪官“王四运”押上断头台-聊神新观察

何时将贪官“王四运”押上断头台-聊神新观察

本来周末老杨不想更新文章,但昨天中午系统屏蔽了我的《山城落马的“带头大哥”》,晚上又屏蔽了《甘肃的黑暗与暴力不只因一个王三运》。老杨怕各位兄弟姐妹久等,就熬夜写下这篇文章。今早当我准备申诉时星星同学会,才发现第二篇根本就没有申诉的链接。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他们不占理,我文章中引用的都是大媒体刊登和报道之后的信息,本人没有编造和诽谤,所以他们只能一蔽了之,在其他媒体还能看到老杨引用的信息,看来制度和规则是应人而异的……

正文
01
老杨一直奔跑在为民众呼吁的道上
据老杨估计,截至目前中央累计安排支持农村危房改造的金额将近1500亿元,但老杨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存在危房改造资金被基层干部非法侵占的情况,国家惠民资金被“雁过拔毛”成为常态。
钟山县珊瑚镇新民村原村委会主任侯俊仁,村民获得1.65万元补助款,他收取8000元做辛苦费;一村民已过世,却依旧“领取”到1.65万元补助款。侯主任因在农村危房改造中非法收受危房改造户的好处费3.8万元、虚报骗取1.65万元,以贪污、受贿被判刑。普天之下又存在着多少个这样的侯主任呢?下面大家和老杨一起去数一数……
02
希望我也能如阳光一般,
给你带去正能量。
随着国家对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投入的不断增加和项目覆盖面不断扩大,贫困农户居住条件得到了相应的改善和提升李若鹏。但与此同时王绍珏,由于监管乏力,这一民生工程在一些地区悄然沦为少数基层干部的“敛财工程”。
酒泉市金塔县东坝镇三上村党总支书记何生泉(公务员)借申报农村危旧房改造补助资金之机,违规向8户申领农户收取费用共1600元,用于村干部个人消费。
天水市秦州区杨家寺乡煤湾村党支部原书记邵利仁、文书邵和平向危房改造户和低保户收取好处费共计42000元,用于送礼和私分。其中,送给原包村领导、杨家寺乡党委原副书记、纪委书记赵永明5000元、驻队干部闫志强3000元,邵利仁分得21000元,邵和平分得13000元。
长顺县代化镇,首批危房改造款下拨后,镇干部赖某就授意5名村干部,向获得92户农民索要“辛苦费”近22万元,平均每户获补资金中有近2400元需“上缴”。大新县查出19名村干部贪污村民危旧房改造款27万元,有的农户通过村委会向政府申请获批1万元危改补助,但到手仅有5000。

在部分乡镇,国家下拨的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在村民惠农直补存折中“过一趟”就被村民小组长或村干部取走,部分被用于公路沿线房屋“穿衣戴帽”、修路、修桥等“新农村建设”项目。甚至,一些农户的名字出现在补助名单上,却没能获得改造房屋的补助资金。
秦安县王铺的一些村子,村主任把农民每个家庭的印章都收走了,有时候户口本也收走一年半载不给,村里报上去的危房很多,没有几家见到钱。一次上面来检查,村主任才给了居民两万的房屋改造款,第二天领导走了他们又来,说是他们给村民跑来的改造钱,必须给点辛苦费。
大名县一乡镇财政所所长兼会计利用职务便利,将大名县乡村财税管理局下拨的两笔危房改造资金31.5万元和16.8万元,分别两次存入个人账户,后事情败露。
兰考县谷营乡岳砦村申报危房改造12户,除1户自己领取外,岳砦村村干部从乡镇规划中心领取11户危房改造补助款共4.4万元,领取后实际发放11户补助款16000元,其余归还村里老账及瓜分。
阳圩镇那等村村委主任卢远发,利用协助镇政府从事危房改造工作的便利,明知本人及其弟卢某不符合危房改造补助条件,伪造其本人及卢某的申报材料,骗取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共计3.48万元,用于个人开支。
临夏县井沟乡谢家村党支部原书记杨春梅违规办理精准扶贫贷款问题。2014年6月至2015年9月,杨春梅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将自家确定为精准扶贫户,并分别以其丈夫、儿子、女儿名义,申请办理精准扶贫贷款各5万元,共计15万元。
03
有想说的就在后台给老杨留言
老马是甘肃省榆中县上彭家营村的贫困户。几年前绩溪天气预报,老马享受了国家惠民政策,利用危房改造补贴4000元钱,盖起了新房,搬进新居。当时,老马高兴的只知道向村支书道谢,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4000元只是国家惠民政策危改房补贴款的一部分。老马说,那时候村里有什么事致橡树英文版,村干部几乎都不通知,自己没有文化,也不知道国家政策的详细情况。因此,直到去年底,老马才从其他村民口中获知,自己本应该享受的补贴标准实际是9600元。村里之前发放的国家惠民资金,并不是由银行直接交给村民,而是由村干部领取并转交,存折的密码也是银行最初设定的简单原始密码。于是,村支书李某便伙同村主任李某以及文书杨某利用三户贫困村民对国家惠民政策不熟悉,将三户村民存折里的9600元钱取出刘君林,并将每户5600元私分,随后在小康营乡分理处办理了新存折。就这样,经过截留换存折,三个4000元的存折发放到了三户村民手中,这其中就包括村民老马渔家姑娘在海边伴奏。
兰州市七里河区西果园镇湖滩村党支部书记韩有天违规收取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2012年12月,西果园镇湖滩村从已享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29户村民中违规收取资金5.35万元嫡女贤妻,其中发放给5户未享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困难农户4.2万元,由韩有天个人保管1.15万元。
陇南市礼县雷王乡中华村党支部原书记翟金定等人截留挪用农村低保金问题。2010年1月至2013年3月,翟金定与中华村村委会主任翟建国、文书翟月义截留该村村民最低生活保障金59.07万元,用于该村舞台及道路修建等支出。翟金定、翟建国、翟月义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还因滥用职权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大樟乡文化体育广播电视站站长龚某在为危房改造户拍摄建房照片过程中,以收取照相费为由,每户收取50元或100元。法院查明,龚某还以“辛苦费”或“手续费”,向21个危房改造户每户索要500元。加方乡龙头村村支书覃乃富、龙开村村支书曾绍宇等人以“辛苦费”名义向危房改造农户勒索钱财8万多元。办案人员透露,覃乃富在春节前坐在家中等群众送钱,曾绍宇甚至还让农户必须在春节前送一只鸡。
武威市民勤县东湖镇暑适村党支部书记周成武等人套取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2014年12月,周成武与暑适村村委会主任李会文昌珉宋茜,以3户残疾人农户名义虚报套取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共计4.05万元,周成武、李会文从3户残疾人农户手中收回危房改造补助资金3.3万元,用于历年接待费、村文化广场修建等支出。
天台县某企业因建造沥青搅拌站,向隔水江村部分村民租用土地和山林。因考虑到建造搅拌站容易污染水源,企业支付20万元给该村用于打井。时任村委会主任的江正岭对这笔钱动了歪脑筋。他和原村支书江方洪、村委会原成员江正卫商量后,各自领了1万元。不久,企业再次支付该村道路沟渠补偿款6万元。江正岭贪念又起,没有把该笔款项入村账,而是打电话给当时的村委会成员,杨柳松大家一起到饭店吃喝。饭桌上,江正岭说:“分钱这个事情不要讲出去,大家有福同享!”吃饱喝足后,这6万元补偿款也以“工作经费”的名义,落入了9名村干部的腰包,每人分得6000多元。不管是给老百姓打井的钱、修河道的补偿金,还是村里土地山林几十万元的承包款,村干部怀着“有福同享”的心态,吃拿卡要,“抱团”侵占。
老杨总结与观点
——村干部内部勾结骗取资金。危房改造申报第一关在村里,这让部分村干部看到了“机会”。
——巧立名目索取“好处费”三菱日蚀。“手续费”“辛苦费”“跑腿费”“照相费”……基层干部往往罗织各种名目向农户索取钱物。
——直接克扣截留挪用。由于农民普遍对危房改造补助政策、标准不了解,一些村“两委”干部提出帮助代办领取,从而克扣、截留部分资金,只给农户兑现一部分补助;有的不及时兑现发放补助,私自挪作他用。
多起违规案件受到查处,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要加强村务公开。对于防范“农民身边的腐败”,多地加强了探索:贵州黔东南州成立“民生监督特派组”,配备专项工作经费,接受群众举报并走村入户调查,已查处多起违规使用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案件;山西陵川县、甘肃华亭县、广西博白县等地都探索建立了“惠农资金监管网络平台”,收到良好效果。应加强村民民主监督制度建设,加强对村官的监督武皇屠天,发达的地区农民还可以通过上网等方式了解信息,对村务进行监督,一些欠发达或者落后地区,可以通过广播、村务公开栏等方式进行公开,资金补助的标准是什么、哪些村民有资格获得补助、获得多少补助等,这些都应该透明公
防止失联,并请关注聊神新观察【聊神新观察】
用了这么久了,还没关注?
尊敬的读者,你们好,最近自媒体生存环境异常恶劣海购丰运,稍微猛烈的一点的爆料和文章就可能导致封号。为了能长久的和大家保持联系,持续的提供优质的深度的阅读,您可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聊神的另一个公众号吧。
西部绿色有机食品
聊神的宏伟事业
长按二维码关注
关注并传播下面的公众号,八月份有好礼相送
九润农牧 ?生态产业绿色、健康、生态、环保的高新农牧企业,有机农牧产品的供应商。长按二维码关注
进入公众号,在栏目中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