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滚滚长江东逝水简谱作死一样的保健-大湿说呀

作死一样的保健-大湿说呀
中国没有统一的宗教,但中国人是见证奇迹时刻最多的民族。而最大的奇迹之一,就是中国保健品。在中国,如果一种产品能够准确占领最狂热而且几乎永不衰退的市场,那一定是保健品,而这个市场一定是神奇的中国式养生市场。
对生命理解的差异
就像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达区别,作为纯粹农业文明达中国与半畜牧半农业的欧美文明对于生命的理解差异巨大,相对于“生命在于运动”的理念,中国人的养生理念是“生命在于静止”。作为食草民族,热量摄入缺乏是中国没有体育锻炼传统的关键。中国的养生分为养神、药饵两大方面大元通宝。养神自然不需要乱动张可蕙,所以“静态养生”成就了了植物光合作用式的思维模式。从多民族融合的唐帝国过度到民族国家宋之后早安机长先生,运动就不属于中国人了。

中国式的养生是“人不动,气在动”。通过“气”在体内的运行调养心神再辅助以丹药来完成的,“太上养神,其次养形”。老子主张通过虚无恬淡、清静无为来保生益寿:“致虚极、守静笃”、“归根曰静”,强调“见素抱朴,少私寡欲”、“非宁静无以致远”... 所以中国人的长寿秘方是以乌龟为榜样的“节能”。

动态锻炼其实有,不过不是用来锻炼二头肌、括约肌的。而是辅助气动的。一个是导引术,通过肢体的伸展让气运行通畅,如八段锦、五禽戏,等同于低强度瑜伽。所以你看中国古书的插图里,上流人士绝对没有肌肉男叛锋。
第二是就是比较低端的武术了。武术的内家拳如太极拳,其实也是导引术的一种,而并非纯粹的武术曾哲贞。实战只是这种技术具备一定的横行乡里的功能满足了劳动人民的需求而已,对高端人士根本不重要唐古拉王麟。不过近些年又增添了表演娱乐功能包菜炒鸡蛋,比如阎芳阎掌门和弟子表演的“魔幻现实主义功法”。
灵丹妙药
后来呢,从庄子的《养生主》开始,养生成为一门专学。中国哲学家们也得担负着为帝王解决长生不老问题的顾问工作!可惜后世的养生早就完全背离了老庄顺其自然的意思擎羊舞风云,随着道家变成道教而变成了庸俗养生学。就连房中术也不是教人怎么获得和谐愉悦,而是教人如何夜御十女、采阴补阳、久战不射、还精补脑,最终达到“黄老赤篆,以修长生”之术。中国男人为什么对狐狸精又爱又恨的?可怕的不在于她们会装神弄鬼,而是这帮骚货居然倒了过来,要采阳补阴!

还有一本公认的修仙之书叫《抱朴子》。其实这是本不错的书,因为书里告诉人们,齐家治国和炼丹修仙并不矛盾,和尚老道也能唱红歌。可中国人民对于书里的爱国思想不感兴趣,甚至对全世界人都眼睛发蓝的炼金术都不是特别的狂热(除了明代白银成为通货以后),最大的兴趣就是对书里的金丹仙药情有独钟。天朝人比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相信灵丹妙药和长生不老。想想也对赫利贝尔,从维度跨越之大上说,中国的植物种类是世界上最多的渡边茜,这直接导致了中国人什么都敢吃我掌华娱,什么都当药吃坂茂。

山东黑驴:那我贫血咋办?
全世界现代文明里只有中国以及受中国文化影响的东亚国家把人参、燕窝、虫草、灵芝、驴皮以及什么铁皮石斛之类的乱七八糟真假中药吹的神乎其神,然后衍生出一大批加入这些草药的灵丹妙药。老百姓可不管什么砷超标铅中毒,你说有毒我可不信,我只信老祖宗。他们吃的有毒怎么会有我呢?这种典型的前现代社会的特征和李时珍时代没啥区别火炬木小组。李时珍如果在天有灵就会发现,他害死的人不比治好的人少多少。
营养传播学
中国最邪恶的两大营销领域就是收藏品和保健品,骗子比例估计高达九成。而老大当仁不让就是保健品。从传播学的角度,养生就是最能深入中国人人心的迅速传播快速致富的手段。你只要打开收音机就会铺天盖地的卖药专家谈养生向你袭来滚滚长江东逝水简谱达衣岩官网,一个个的奇迹般的疗效回荡耳边,而且换台无效。《老年报》作为唯一还能生存的报纸就是靠卖药活下来的。营销者只要打出养生、包治百病这面旗帜就会有大批的追随者,这是淳朴的中国人民的一个集体盲区。而且这个盲区并并非只发端于无知的老太太和家庭妇女,更高知识阶层的退休人群同样“乐死不叶成龙疲”。毒奶色这是一个人在中老年的信仰的回归的规律,年龄越大,越愿意相信奇迹的存在。王尔德说“老年相信一切”。古人诚不我欺也。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健康!(标准开场白)因此,中国的营养专家们不断创造着各种养生的“健康新潮流”军婚潜规则,而且愈加趋于简便易行的方式,当年气功还得要个铝锅才能解决问题,而今天的食疗一锅绿豆足矣。二十年、三十年前气功热的烟消云散并没有结束中国人的热情,每隔几年必定会掀起一阵某中养生热林宝坚尼,循环往复九曜星君,不会终结。唯一的变化是越来越会打着科学、营养学名义粉墨登场。养生学著作依旧是畅销书榜首,《把X出来的病X回去》、《X头X脚X健康》、《不生X的智慧》之类的充斥着从最廉价的从打鸡血、喝红茶菌、喝绿豆汤、脑白X……

以前天桥卖“大力丸”的还知道和点儿面粉加点蜂蜜枣泥什么的,糊弄俩钱但绝对不能吃死人,这和几百块的等离子卫生巾、一千多的袜子、一万多被子一样都属于只骗钱不要命的温和派。但现在不温和的那就“烈害”了,特效宫廷秘方加传销,几万块的不知道什么XX丹都是“药你命三千的系列子产品”,即要钱又要命。
神话还会上演,奇迹不会断片,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成就更多的以此创造财富的邪恶营销者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于长生不老的基本需求。勉强能与之能够抗衡的只有骗骗无知女孩的减肥药和丰胸产品。而像咖啡这样的玩意儿在中国想打开销路只有一个办法法医弃后,告诉人民你的咖啡包治百病。

集体的错觉
一个社会中,一旦通过正常的途径无法达到目的时,群体必求诸于“世外高人”、救世主、明君、清官、大师、神棍、或者哪怕是门外扫地的阿姨都行。民间流行着大量的出土偏方和祖传秘方。这就是金庸所谓的“邪教”和神秘主义、灵丹妙药始终有着强大的魅力的内在逻辑。这是人类对自身与世界之间微妙关系的虚幻联想。而真正成熟的宗教则早已脱离了“有求必应”的低级阶段李宝敏。只信“现世报”的广大中国人民是靠科学拯救不了的,也不会有人对你指出了他的无知而感激,只会把这个词连同一万倍的憎恶一起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