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潘金莲复仇记作为女人,你有出轨的资本么?-化妆很简单

作为女人,你有出轨的资本么?-化妆很简单


001:被迫代孕
南城华大酒店,三十六楼总统套房。
房间是最为简洁的北欧风格,但是每一个角落的细节都做的精致到位,房间内隐隐约约有几丝月光从落地窗外照射进来,落在了一片狼藉的大床上面。
床上,两具纠缠着的躯体躺在凌乱的白色被褥上面,将被褥都拧成了一团。
汗水,低吟,动作……
奚望痛苦地咬紧着下唇,脑中却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意识。
这场酣战的战线很长,几乎延续了整晚。
男人身上有着烈酒和雪茄的味道,混杂着他身上原本浓烈的男人味,让奚望几度都沦陷地快要窒息。
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谢庭东……但是却不认识他。
她的耳边还回响着喝下那杯放了药的苏打水之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她耳边说的话:“姐姐,帮我怀一个谢庭东的孩子吧。”
之后,她迷糊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谢庭东的床上了。
她依稀记得他身上的味道,还有他那双如同鹰隼一般深邃而冷厉的眸子,矜贵,冷厉。
全程,他都没有看过一眼她的脸。
翌日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男人还在沉睡,她忍着双腿间的剧痛下了床,零星穿上了几件衣服王希利,落荒而逃一样逃出了总统套房。
只是门一开,几个强壮的男人站在门口堵住了她的去路。
昨晚的酣战让她现在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喊叫没有任何办法。
“救命!救命!”
偌大的酒店长廊上面,空无一人,一个男人上前伸手用一块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下一秒,她瘫软在了地上,瞬间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
疼痛,浑身都痛……
奚望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太阳穴砰砰地跳动着,心脏跳动的声音也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
她双腿之间的刺痛感尤其强烈,昨晚之后,甚至都来不及清洗身体……
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周围,这里是一个房间,房间的窗帘紧紧拉着,四周都是黑的。
她躺在床上,支撑起身体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床对面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奚宁。
“奚奚,你没事吧。”陆有琛就站在奚宁身边,当看到她醒过来的时候立刻走了过来,想要扶起她。
但是下一秒奚望就像是见到了洪水猛兽一样,立刻推开了陆有琛。
“你别碰我!”她咬紧牙关瞪着陆有琛,眼眶通红。
她追了陆有琛多年了,当他答应她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但是后来她才发现,陆有琛答应跟她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靠她那位妹妹奚宁更近一点。
陆有琛爱的是奚宁,爱到不惜把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来博取奚宁欢心!
奚望低头想要抱住自己的身体,但是手指一触碰到身上的皮肤就疼得不行。
昨晚那个男人太疯狂了……
“姐姐,昨晚是你的排卵期,怀上谢庭东的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接下来的十个月,你就乖乖呆在这幢别墅里面养胎吧。这里会有专门的医生和保姆照顾你的。”
在黑暗当中,奚宁的妆容依旧精致。
奚望咬紧牙关,瞪大着眼睛看着奚宁:“你以为我帮你生一个谢庭东的孩子,就能够瞒得住你一辈子不能生育的事实吗?谢庭东早晚都会知道!”
奚宁挑眉,淡然走到了奚望的面前,附身淡淡笑了一下:“这个就不劳烦姐姐你替我操心了。只要这个孩子是奚家和谢家生的,就足够让我成为谢太太了。”
奚望倒吸了一口冷气,紧咬着下唇,下唇都被咬破了。
“陆有琛,这就是你一直喜欢的女人?”奚望冷冷看向一旁的陆有琛。
陆有琛目光有愧疚,但是奚望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更多的是对奚宁的渴望。
“奚望,你弟弟在城郊疗养院,如果你不听话想要逃走或者是伤害自己的话,我可以保证让你弟弟也遭受到跟你一样的痛苦。”奚宁含笑,笑意讽刺。
“奚宁,你不是人!”奚季是奚望的软肋,她从小就不允许别人伤害这个弟弟,现在奚宁这么一说,她瞬间紧绷起了神经。
“识趣点,老实呆着。”
奚宁和陆有琛转身离开,紧关上了房门。
奚望一个人坐在床上,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却什么都做不了。
002:诞下男婴
九个月后。
奚望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她在这桩暗无天日的别墅已经呆了整整九个月。
今天是她要被送去美国的私人医院准备待产的日子宋起波斯湾。奚家需要绝对的保密,所以这个孩子不能在南城生。
这也是她九个月来头一次,出别墅的门。
九个月,她被没收了手机,切断了跟外界一切的联系。
今天这一天她等了九个多月了,如果今天逃不出去的话,这辈子恐怕都会过的暗无天日。
她被扶到了救护车上,所有的保镖,医生,护士都还在别墅里面搬运东西,准备送到私人医院去待产。
奚望趁着她们不注意,偷偷地从车上小心跳了下去鸬鹚怎么读,不顾自己大着肚子,快步离开了别墅。
她走出别墅区后迅速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去谢氏集团,快!”奚望脸色惨白,她整张脸都是浮肿的,司机从后视镜当中看了她一眼,觉得有些奇怪。
奚望的额头全部都被汗水沾湿了,她仓皇开口:“快啊!”
司机连忙踩下了油门潘金莲复仇记。
车子停靠在了谢氏集团的门口,奚望身无分文,只能够先逃下车子,司机连忙追了上去:“喂,你还没付钱呢!”
奚望根本不管,直接闯进了谢氏集团的一楼大堂,她走到前台,大口喘气:“我找……我找谢庭东。快,我找谢庭东!”
前台被她吓了一跳,蹙眉打量着她。
奚望现在浑身狼狈,还大着个肚子,格外引人瞩目。
“总裁不在。”前台估量着这个女人应该是不认识总裁的,不想给谢氏惹麻烦,于是敷衍开口。
“帮我电话给他,求求你了。”奚望的眼泪一下子被逼了出来,她撕心裂肺地喊着,这个时候出租车司机也追了上来。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乘车不付钱啊?”
前台很紧张,看着这个女人好像有点不对劲,于是连忙拨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
那边是秘书接听的,前台低声讲述了一下这边发生的情况,秘书思量周到,决定还是将电话线接到了谢庭东的办公室。
“总裁的电话通了,你过来接听吧。”前台觉得奚望是个疯子,小心翼翼得将座机给了她。
奚望连忙上前,双手颤抖着抢过了听筒放到了耳边。
她想了九个多月的话,但是当听筒那边真的是那个男人的时候,忽然间话语好像卡在了喉咙里面一般,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喂。”那头,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只是一个字,仍旧醇厚,质感。
九个多月以前那个夜晚的记忆一下子冲到了她的头顶,她连忙开口:“谢庭东……谢庭东救救我……我怀了….”
“嘟嘟嘟……”
寂静的总裁办公室内,听筒里面传来了被掐断的声音。一双骨节修长的手放下了听筒,没有任何迟疑。
追上来的那帮保镖掐断奚望的电话,对谢氏集团大堂围观的看客们解释道:“抱歉,我家太太有精神病。”
然后堂而皇之地带走了她。
*
当晚,奚望动了胎气,提早生下了一名男婴。
男婴一出生就被奚宁给带走了,而她甚至连孩子的一面都不曾见过,就被以涉嫌偷盗婴儿逮捕。
十几天后,她被判了两年半的有期徒刑。
在进监狱之前,奚宁来看了她一次,带着春风得意的笑意。
探监室内,隔着不锈钢的护栏,奚宁微微含笑着看着奚望庆云一中。
“谢庭东来纽约看过孩子了,我装了九个多月的孕妇也总算是可以卸货了。辛苦你了,姐姐。”
奚望形容消瘦,坐在护栏后面显得比之前见到奚宁的时候冷静的多。
她秀气的眉宇里面透露着淡淡的颓废和不屑。
“恭喜你清歌一片,心想事成了。”
003:出狱
“你放心,弟弟我会帮你照顾好的。你就在监狱里面好好过两年吧。”
奚望看着奚宁扬眉吐气的眉眼,觉得有些刺眼。
奚宁从小就看不起她,觉得她的妈妈出生贫苦,不像齐婉玉那样出身高贵。自然而然的,她也觉得自己比奚望要高贵很多。
她深吸了一口气,一句话都没有说,起身离开了探监室。
奚宁裸体切割,你对我所做的,我终有一天会全部还回给你的!
*
两年半后。
初冬,纽约奥本监狱门口。寒风凛冽,吹得人脸颊生疼。
女人站在牢房门口,刚刚换下灰旧的囚服,身上穿着已经有些过时了的呢大衣,大约是两三年前的款式。她的头发不短,松松垮垮地在脑后绑了一个马尾,脸上未施粉黛,皮肤也不够水润。但是即使这样,也依旧掩饰不了她精致的五官和出众的气质。
女狱长将手中的文件递到了她的手里,她的手上有冻疮,也有皴裂。
“奚望,出去之后把在这里的两年都忘了吧。”女狱长的中文很好。
“太苦了,忘不了。”奚望含笑,眼底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但是话语却是固执。
女狱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后会无期林肯外交官。”她转身离开,留下奚望一个人拿着文件站在原地。
奚望在奥本监狱呆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今天刑满释放,她整个人脑中是一片空白的,脑海当中全部都是两年多前法庭上的情景。
当年,法官判了她拐卖婴儿罪,因证据不足,有期徒刑两年半。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奥本监狱。
她从大衣口袋里面拿出了两年前入狱之前的那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手机响了几声后,那头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原本该是沉稳的声调,但是在看到这个号码的时候,声线忽然颤抖了一下:“喂……奚奚?”
“陆有琛,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啊。”奚望一个人站在奥本监狱门口的冷风里面,任由风灌入她的大衣里面,她也没有打算挪动脚步。
被风吹吹,头脑才会清醒一点。
“奚奚,你出狱了?”陆有琛那头似是有喧闹,单从声音来听,他应该是穿过了人群走到了寂静处,那头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是该有多紧张啊?
奚望兀自扯了一下嘴角,冷笑。
“是啊,两年半,刑满释放了。陆有琛,你是不是都快要忘记我了天界战马?”奚望的眼眶通红,站在风口里面觉得眼睛酸涩胀痛。
陆有琛停顿了良久,开口的声音都带着一点惊恐:“怎么会。你要不要回南城来?我帮你买机票,要不,我去纽约接你……”
“不用了谢谢。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奚望深吸了一口气,眼眶通红。
“奚奚….”男人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愧疚,要是换做以前的奚望,一定会感动地一塌糊涂。
但是现在在她听来,他的这种语调这种口吻,全都是虚伪。
“你别误会,我想听你的声音,只是不想让自己忘记这两年多的牢狱之苦,以及当初你和奚宁安在我身上的欲加之罪。”奚望咬紧了牙关,觉得自己的头脑很满,很胀。
她不等陆有琛说话罗海灵,直接掐断了电话,将手机关机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
004: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管闲事了?
奚望拿着两年前的银行卡去纽约市中心取了一些钱,买了一张明天早上八点多回南城的飞机票。
这两年里她在监狱里面尝试过很多次自杀,但是最终都忍下去了。
因为她想要见到自己的那个从来没有谋面的孩子,现在……应该已经快三岁了吧?
她穿着单薄的大衣,在机场里面坐了一个晚上,了无睡意,第二天一大早就登了机。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她准备用睡眠度过。
她一直在做梦,不断的梦见两年前的事情。两年前的那场噩梦为期十个多月,让她之后整整两年的时间都无法安睡黄沙城。
她被梦惊醒,浑身都是冷汗。于是起来上了个洗手间,当时刚刚准备开门出来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头晕目眩,一下子没有支撑住,瞬间倒在了地上。
刚好这个时候有个男人在外面等洗手间的空位,看到一个女人忽然从洗手间里面扑出来吓了一跳,连忙附身去扶她。
“你怎么样?没事吧?”男人用英语焦急地开口,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
奚望脑中是空白的,额上的汗很重很重,将额前的头发全部都浸湿了。她摇了摇头,想要自己支撑起身体来,但是却站不起来。
“醒醒。”男人伸手掐了一下奚望的人中,她仍旧没有什么反应。这个时候几个空姐连忙赶了过来,看到奚望惨白的脸色的时候顿时都紧张了起来。
“先把她扶到座位上去吧。”男人开口,附身将奚望从地上抱了起来,直接抱向了头等舱。
“这位先生,这位乘客应该是经济舱的乘客。”空姐好心提醒,生怕惊扰了头等舱的其他乘客。
男人蹙眉:“经济舱的位置没办法舒展,先让她躺下要紧。”
空姐们面面相觑,这个时候男人已经将奚望抱到了头等舱自己的位置上了。
他将沙发放平,将奚望放了上去,此时的奚望额头上仍旧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脸色煞白。
“拿点热水来。还有热毛巾。”男人应该是一名医生,动作非常娴熟,也很冷静。
空姐们在头等舱里面来来回回地忙碌,生怕奚望醒不过来了。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奚望睁开了眼睛,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男人示意空姐让她现在这里休息一会,喧闹的头等舱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奚望迷迷糊糊当中看到了男人的眼睛,她略微皱了一下眉,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身旁忽然传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就从她的座位旁边传过来。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喜欢多管闲事?”男人的声音醇厚有质感,带着一点微愠。
那个刚才救了奚望的男人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蹙眉:“医者父母心,我总不可能见死不救。”
身旁的男人摘下了眼罩,奚望的余光隐隐约约看到了男人的一点脸部轮廓,很英俊,略微有些眼熟……
她拧了眉心,因为眼睛还没有全部睁开,所以没有办法做到看清楚,她索性直接别过头去,看向了男人。
男人摘下黑色的丝质眼罩扔到了一旁,从面前拿了一份全英文的报纸打开,开始阅读了起来,根本不理会她的目光。
奚望看着他的侧脸,他的脸部轮廓如同刀刻一般,鼻梁笔挺,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冷厉的气息,身上仿佛自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浓烈而窒息。
§04 第五章救你,不是让你来搭讪。
“小姐,您没事了吧?”这个时候,刚才救她的那个男人关切地问了她一声。
她连忙转过头来看向男人,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没事。”
“你可以在这里先休息一会,我去趟洗手间。顺便去空姐那边看看有什么药。”男人顾虑到奚望现在身体状况还没有完全恢复,便让她躺一会。
奚望没有拒绝,她现在也没有办法起身。
她是严重贫血中睿盛通,这个病是在月子里的时候落下的。刚刚生下孩子,她几乎都没有休息就被扔到了纽约的监狱里面,落下了一身的病。
男人离开,此时这一排的座位,只剩下了奚望和身旁那个男人。
刚才男人说的那句“多管闲事”她也听到了,心底想着这个人怎么这么冷漠?
“这位先生。”奚望略微眯了一下眼睛,越看越觉得男人的脸庞眼熟……这张脸和记忆当中那张脸慢慢地重叠在了一起,虽然在记忆当中也是模糊的,但是,还是有点印象的。
男人闻言,将手中的报纸放到了腿上,别过头来看向了她。
与此同时,他伸出右手别了一下左手袖口上面的精致袖扣,冷眼看着身旁一身狼狈的女人。
“有事?”
“我们……是不是见过?”奚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现在浑身虚软,说话也很没有力气。她微微蹙眉看着身旁的男人,仔细打量他,但是却不敢确定自己心底的那个猜想。
“陆白救你,不是为了让你方便来搭讪。房仕德”男人的话语冷漠,别过头去又重新拿起了报纸,将视线直接落到了报纸上面,根本没有再要理会她的意思。
奚望愣了一下,他难不成是误会她要来头等舱搭讪的?
她抽了一下嘴角,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个男人长得足够英俊,但是为人未免也太傲慢了。她蹙眉,直接起身从沙发上面支撑了起来,起身离开了头等舱。
当陆白回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座位已经空了。
“庭东那个女人呢?”陆白手里拿着药,忽然发现人不见了,只能够将药放下了。他看了一眼身旁一直在看报纸的男人,开口问道。
“走了。”
“走了?不会是你吓跑了人家吧?”陆白笑了一下,脱掉了西装外套坐了下来。
“跟我无关。”谢庭东开口,面色冷淡。
陆白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再开口追问了。
*
深夜,飞机降落在了南城国际机场。
奚望一个人拎着一个行李包出了机场,但是一出机场,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偌大的南城,她无处可去。
南城的冬天冷且湿,飞机一落地就开始下雨,奚望站在路口拦出租车却怎么也等不到。机场的人流量太大,出租车一下子就被抢光了。
她站在原地拎着行李发呆,也没有要去跟别人抢出租车的意思,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摇了下来,从后座车窗里面露出了那张在飞机上帮助过他的男人的脸。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