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灿烂的遗产歌曲何谓二元经济结构(后部分内容少儿与外星人不宜-ZZZ的小世界

何谓二元经济结构(后部分内容少儿与外星人不宜-ZZZ的小世界
何谓二元经济结构(后部分内容少儿与外星人不宜(2008-07-04 16:04:21)
何谓二元经济结构莫子山公园?这个问题其实在上面的帖子里已经说得很明确,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所有的二元经济结构,归根结底都是源自两种类型资本主义的演变。二元经济结构,在这种演变中,呈现出不同的历史形态,例如,比较早的,可能呈现为农业工业的二元结构,后面,就逐步历史性地演化为国营民营、官办民办、计划市场等等不同形态的二元结构。
对于那些历史单纯的国家,二元结构的历史性演化,是时间性地呈现的,也就是说,你可以在时间的线性推移中找到逐步演化的清晰的逻辑序列;而在中国之类历史如此复杂的国家里,这种二元结构的历史性演化,就呈现出时间与空间的交互性,不同二元子结构在较长时间段中空间的共存就是这种交互性最明显的表现。例如,在当下中国,上面提到的这些二元结构,都空间性地共存于当下的时间段中,无论是农业工业、还是国营民营、官办民办、计划市场等等,都构成了当下中国总体二元结构性存在的各个侧面。当我们谈论中国经济的二元性时,光谈论其中任何一个子结构都是片面的,而必然从所有二元子结构所构成的当下现实总结构上着眼。
但是,历史性的逻辑序列的时间性关系,并不会因为这种交互性而失效,例如农业工业这种较为原始的二元子结构,在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下会先逐步消亡,而一些新形态的二元子结构却会逐步生出。世界不是死的,是在不断的轮回折腾之中世界的。而轮回不是无聊的一成不变的重复,即使轮回的同构性结构关系不变,其现实形态也会花样百出。
对于当下的世界,新的全球性的二元经济子结构在国际层面的出现,其实是更为重要的东西,不过站在单一国家内部的层面筱月桂,我们当然必须继续关注那些老形态的二元经济子结构。
那么,继续溯源,二元经济结构、资本主义的两种历史形态的根源又在哪里?这里,本ID又要让很多人背气地十分自恋又十分狂妄地说,这根源的揭示依然来自本ID的独门理论。
所有的根源,归根结底都源自人本身。人的存在,最原始的,不过是两种关系:一、人与物;二、人与人。正是这两种最原始的存在关系的历史性演变,构成了上述的最终根源。关于这根源如何时空性地展开出这世界历史的壮丽画卷,将是本ID经济学理论中一个小章节,不过详细写出来,也要费N多时间。但本ID的理论其实就是一个纯几何的理论,任何有点智慧的,根据本ID上面给出的大的逻辑关系线路,再结合世界经济历史的发展与那五种社会形态的历史性关系,谁都能给出同一个必然的结论。
周末,就加点料,吕帅希和各位多说点本ID的独门理论。下面,就用最纯粹的数学逻辑与分类方式告诉各位西方经济学的弱智性与后面的残酷性。
以下内容,十八岁以下人士不宜观看。当然,身体十八岁了,智力十八月的,最好也别观看,看了也白看。
当然,由于是写给地球人看的,如果这里混杂了点火星人、猪肚牛郎的,也没必要看了。对于地球人,地球这客观系统的存在,是无须假设与前提的。
对于人的世界,由于人需要吃,因此,人之外必然有可吃之物。注意,一个严密的证明必须考虑这种情况,就是人吃人的情况。否则,例如如果人吃人是可以持续的,那么就不能在理论上严格地证明,人的世界一定有物的存在。(注意,由于有数学脑子与经验的人太少,一般人见到这种证明都会觉得很无聊,因为现实的世界当然有人就有物,而现实不过是数学证明情况一个最可怜的特例,在数学证明的视野里,特例是不算的,和证明毫无关系。而这是因为证明的无聊性,才确保了这证明是超越现实,比现实有着更普遍的意义。)
在纯证明的角度,在任何一个与地球相同构的系统里,所有存在物的数量都是有限的,人也不例外。而人都会死,因此,必须有生殖之类能产生新人的方式的存在,才可以保证着有限数量不会最终变成0,也就是说,要保持这人类系统的长期存在,生殖之类产生新人的方式是必须的,一般性地,我们把这种功能就以生殖性命名。
这里,我们就必须要设计一个模式,让需要吃又要死但有生殖性的人能通过人吃人的方式存在,这样就不需要物的加入了。这里有三种可能性,以人是否吃人的尸体为分类。
一、人只吃人的尸体
这情况,要求人的生存消耗能量、每具尸体能提供的能量、生殖率(由于可以定义存活率)与死亡率之间有一定的比例关系,否则将面临人太多而死人太少,尸体不够吃。此外,包括下面的两种情况,都必须要求人具有这样的特质孙天瑞,也就是任何自然界的力量都不足以消灭人,此外,人的生殖性制造的人类所消耗的能源也不能超越对应的与地球同构的系统,否则此类型人类社会的存在的持续性就不能被理论完全保证。
二、人只吃人
这情况,同样要求类似情况一中的那四种数据之间保持一定的某种能量比例关系,更重要的,是不能存在这种情况,就是吃一个活人能产生的能量不足以支持生殖一个活人以及吃人者继续生存的能量,因此,即使在这种情形下,当人把生出来的婴孩当人参果一样吃掉时,后面依然严格地存在着一只无形的手古丽米娜,也就是这冷静的数字关系。
三、人吃人的尸体也吃活人
这情况,人的食物来源比较多,因此系统存在的概率当然也就大了,相应的关系,不过是把情况一、二综合一下,没有太多可说的。
注意,这里有一个极为关键的地方,就是上面情况一中自然与人关系的引入。自然,最简单的就是我们存在的这个时空,而任何一个可生存的具体时空里,相应的可利用能量是有限的,这就构成所有类型人类社会生存的边界条件。因此,人与自然的关系,就构成了人与人关系外最重要的一组关系,甚至人与物关系的不存在,也不可以改变其重要性。关于这方面的论述,在本ID的经济理论里有专门的章节,这点极为重要的。
由上论述,其实只要有一定的数字关系的存在,人不需要物只吃人并保持单纯的人与人关系的社会是有着理论上的存在可能的,因此,在人类可能社会的理论分析中,必须存在两种分类类型:一、单纯人与人关系的人吃人社会;二、有物作为中介的社会。
由于具有严密理论头脑与深邃洞察力的人太少,上面这些分析,可能会觉得很无聊。但最无聊最简单的,往往就是实质所在。上面论述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就是,任何的人类社会,如果没有物作为中介,必然是第一种类型:单纯人与人关系的人吃人社会,这是一个绝对严密又极为关键的论断。
因此,虽然本ID并不觉得现在的全球化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就比所谓的人吃人社会更先进,但至少,因为物的引入,或者,当人产生了与物的关系后,人才至少在社会形态的必然性上走出了人吃人。
当然,由于现代和我们可被书本的所谓历史知识告诉我们,人吃人的社会并不存在,但理论上的严密分析却无情地告诉我们,人吃人社会的存在反而一切人类社会存在的必然历史前提,因此,在具体历史形态中出现各种人吃人以及相应的演化形态,就成为一种理论与现实的必然。
阶级社会的存在,就是这种人吃人社会存在的演化形态,在人与物关系存在的社会形态中,这种前提性的人吃人社会的演化形态,构成了已有社会形态存在的内核。关于人吃人社会如何历史与现实性地以阶级社会的演化形态出现,这构成了本ID理论中一个详细论述与证明的章节,当然这里也无法展开了。
当然,本ID理论的研究重点是第二种已经引入人与物关系的社会形态,但关于人吃人社会形态的分析与论述,以及相应阶级形态的历史性演化,使得这两种完全分类的社会形态之间有了有机与逻辑的联系从而构成理论必须的全面性与整体系统性。
当物被引入后,我们将面对的将是如下的完全分类:一、人与人;二、物与物;三、人与物。
任何一个完整严密的经济学理论,必须从这三个完全分类的角度全面地展开,可惜,除了马克思的理论,所有的其他类型的经济学,无论是斯大林式的还是西方式的,都无一例外地被意识形态所阉割。
所谓的西方弱智经济学,全部都是把人与物关系中进行物与物关系的虚拟变形而展开的,而这理论视角的偏执与变形,恰好是其社会分工化进而把人零件化的社会现实的必然理论对应,西方式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有如此的经济学,这里并不是完全盲目的,而是有着如此深刻的对应关系。因为把人与物的关系变形为物与物的关系,实质上就是把人当成了物,然后用物与物关系的所谓数理合理性去论证出此类型资本主义社会的合理性,进而使得全球化的国家奴隶制也有了对应的合理性,这就是一切西方式洗脑把戏的理论把戏。
所谓的斯大林式弱智经济学,单纯从人与人的关系中展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军宠三千,在这里被单纯为一个权力化结构的关系,这里的权力化结构,其实也是二元化的,例如,领袖与群众、革命与反革命、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等等。在此类社会中,最常听到的口号就是“当革命的螺丝钉”,螺丝钉的深层含义,就是零件化,这就是其资本主义形态的必然烙印。但这种斯大林权力资本式的资本主义,比西方式的资本主义更不把人当人之处在于,西方式的,你还可以当CPU、内燃机,而这里,以所谓革命的名义,你只能当螺丝钉白玉兰剧场,这零件化竟然进化成具体的零件了,这也就难怪最终这种资本主义形态的必然破产。
一个不把人当人的社会注定要消亡的,大概其消亡的快慢与把人不当人的程度相关。注意,权力资本主义的最高形态,在理论与历史上表现为一种创造新人与新社会的逻辑的引入。西方纯资本式资本的资本主义,把人与物关系变形为物与物关系出发,当然无须创造什么新人新社会,他们需要的是诸如被媒体控制的娱人。而权力资本的资本主义,归根结底的人与人二元等级关系,必然需要一个类基督教的天国概念的所谓新社会,然后再基督教化的所谓新人创造。在基督教里,诸如洗礼之类的形式在权力资本主义的同构对应形式,可能是红宝书、忠字舞,还有山呼海啸的百万级别的见面会九脉修神。思想改造与思想汇报,就如同基督教每天的忏悔仪式。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的是,人类的把戏虽然多,但站在同构的意义上,人类也就是永远玩玩二元结构把戏的货色,没有新鲜的。
而当人被引入新人改造的把戏时,人就彻底机械化与零件化了,而对应社会形态的消亡也就进入倒计时了。因此,权力资本的资本主义完成最后的意识形态疯狂后,在二十世纪最终全面性地向西方式的资本主义形态崩溃,就成了理论与现实的必然。
人类社会出现的任何经济现象与历史把戏,即使像二十世纪末那种急风暴雨般的变化海风股票论坛,在本ID的经济理论中都有着理论的必然性与囊括性龙城岁月。可说的东西太多,本ID的经济理论要写起来,一定比四卷本的老马《资本论》还要厚,想想,虽然本ID觉得打麻将很无聊,但好像打麻将比这有趣点。
因此,本ID已经决定,今晚以麻将庆祝周末,本ID的弟弟现在出去弄好麻将去了,理论是灰色的,让麻将之树在今晚长青。
明天安排了足球的适应性训练,所以,帖子就没有了,各位也放本ID一马,让本ID休息一天,今天这长帖子够各位啃一阵子,本ID就独自去偷欢去啦。
看来受过严密数学推理训练的头脑还是少(2008-07-06 08:13:22)
这两天不太健康了,周五晚几乎弄了一通宵的麻将,昨天下午又冒着近40度的高温足球了一把,还好,麻将基本是一家赢三家,足球没有直接上场,只是进行一些有球练习,然后在场下当拉拉队,这边的足球气氛很好,竟然有人是从另一个城市赶过来踢球,不过本ID的身体确实没有完全恢复,平时走路干其他事情都没有任何异样,但一带球跑起来,就觉得很有些问题了,继续努力吧。
刚把周五帖子的回帖大致扫了一下,看来受过严格数学推理训练的头脑还是少,当然,很高兴有些朋友还是大致看明白帖子里的逻辑关系,但由于大多数人还是糊涂,因此,必须多说几句。
大概都对这句犯了糊涂:“注意,一个严密的证明必须考虑这种情况,就是人吃人的情况。否则,例如如果人吃人是可以持续的,那么就不能在理论上严格地证明,人的世界一定有物的存在”。很多人都误以为本ID后面的推理是为了严格证明物的一定存在。其实,恰好相反,本ID后面的推理正是用一个严格受制于人要死与人要吃这两个前提的设计御战僵尸,去证明物的一定存在并不能单纯从这两个前提下严格推理出来,因此,人吃人的情况才成为后面严格分类的一种情况灿烂的遗产歌曲。否则,后面关于人世界的分类,根本就无须分了两类,单纯第二类就可以了。
此外,很多人还是受斯大林无聊辩证唯物主义的毒害(注意,懂点理论历史的都知道,辩证唯物主义和马克思毫无关系,倒是斯大林一本《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带着私货毒害了数以十亿计的头脑,其中也包括老毛的),搞不清楚理论与现实的关系。
现实,不过是一个特例。至于理论必须受到实践的检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类的口号,更是被弱智辩证唯物主义口淫过度的废话。现实是特例,实践也是特例,而理论,只要有一个特例被证伪了,这理论当然也就失败了,这里没有任何神奇的地方,而现实与实践更没有任何弱智辩证唯物主义者所认为的特殊性与上帝性。
一个理论,就算被现实与实践证明是对的,但如果被任何一个非现实与实践的纯理论的严格逻辑构造例子所证明是错的,那这个理论也就不可能对。现实与实践的证明对确认理论的有效性,本质上没有任何前提性与上帝性。
实践,最多就对理论的检验提供一个特例蓝莓花园。实践能证伪理论,但却不能证明理论,因为一亿亿亿亿亿亿的特例都不可能证明任何一个理论伏玟晓微博 ,别说一些有限的人在有限的历史中进行的自渎式的无聊实践了。
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继续辩证唯物主义智力水平地自渎标准去吧,有人爱自渎就继续吧,但真理与自渎无关。
不摆脱现实狭隘的视野,你永远无法理论。即使理论,也是临摹特例现实的一个更弱智粗糙的文字游戏。而我们的现实却是,这种口号式的弱智理论太多了,这当然也是资本主义社会愚民弱智化的一种手段。
现实看不到人吃人,并不能否认纯人吃人社会的理论可能。而实际上,那些变形的人吃人,就算不说那些易子而吃的人间惨剧,看看当今的世界,每一种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后面,哪一个不是严格地同构着人吃人?吃人不吐骨不见血,这就是吃人的升级版本。
可怜如此多的人,在被吃时,还这样兴高采烈地为资本主义添砖加瓦。
醒醒吧,黑夜给你的眼睛,如果没有理论的光辉,你永远不可能找到真正的光明。当然,如果你习惯于把萤火之光当成太阳,那就继续红太阳吧,对某些级别的头脑,这可能是更慈悲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