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方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炎之中忍试验作者:周圣理-陕西商洛 《清云法师传奇》之八知州设宴迎法师-陕西商洛棣花古镇

作者:周圣理/陕西商洛 《清云法师传奇》之八知州设宴迎法师-陕西商洛棣花古镇

商洛棣花古镇文化旅游景区


征稿啦:商洛棣花古镇——文化旅游爱好者平台公众号欢迎广大文学艺术爱好者投稿交流
投稿须知:
通讯地址:陕西商洛丹凤县国家4A级景区棣花古镇或陕西商洛商州区江南小区
公众号微信号码:294699800(每时每刻心微笑)
公众号QQ号码:294699800
公众号投稿邮箱:294699800@qq.com
公众号联系电话:13991483272

说三道四议“法师”
李洁(北京)

偶然,在订阅号里看到了《陕西商洛棣花古镇》公众号,点开一看,见到了《青云法师传奇》,不禁勾起了儿时的记忆。
虽然身为北京户籍算是个北京人,但骨子里的记忆却是商州人。因为老家在商州,祖先在商州,父母也在商州。所以商州便有着抹不掉的记忆。
张法官这个名字听说过,故事也听说过,而且在商州不敢说家喻户晓,但却是流传甚广。因为老年人爱说古经,孩子们爱听故事,于是没有文字记载的故事便由一代一代老年人的口口相传,流传了下来。就象老年人说的织女牛郎故事一样,给孩子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留下了无尽的遐想。
牛郎织女留下的是凄美的单纯的爱情故事,而张法官的故事却有点复杂。
首先是法官。商州人称之为法官,而书面上历史上称之为天师,外地人则称之为法师。这种人现实生活中有没有呢?

纵观上下五千年,从黄帝战蚩尤,到姜子牙伐纣,从东汉的张角黄巾军到唐宋的张天师、公孙胜、方腊起义,再到红楼梦西遊记等等,无不留下了这类法师的身影。那叫做代代相传,不绝如缕。
而国外呢?横向看世界,首先说希腊。希腊文明从神话开始,塑造出了万神之王宙斯,持箭爱神丘比特,美神爱神维纳斯等等。但由于文化不同,这些希腊神人都不同于中国神的道貌岸然。比如万神之王宙斯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色之徒;丘比特呢,不但爱情之箭乱射一气,而且玩着金屋藏娇;而美丽的爱神维纳斯,更是个多情美女,背着铁匠老公身心出轨,常常红杏出墙。
神之所以为神,是因为有神力,叫做神通广大。若无神力支撑,那便啥也不是。而这神力也就是和法师的法术是一回事,有看异曲同工之妙。
其次说天主教和基督教,《圣经》里讲的“神迹,也和中国法官的法术,其实质也无多大差别。
至于佛教,就更不用说,首先是佛祖,那简直是“法力无边”,次一等是菩萨,再其次是罗汉,个顶个的“神通广大”。同样,神通也好,法力也罢,也就和中国法官的法术本质无异。
所以,法官法师这类人物,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都有身影缭绕,却是未见真人。那么,到底有没有呢?暂且存疑。
其次说法术,中国道教讲法力无边,印度佛教讲神通广大,西方天主讲天国神迹,其实质一样,都在说神或仙的本事,这种本事就是法术。那么这种法术在现实生活到底有没有呢?暂且存疑。
这个疑惑,我是疑惑了几十年,至今无解。不过随着读书日多,科普积累风尘舞蝶,这种疑惑渐渐淡了,但却未彻底消除。

这次读了《青云法师传奇》,不好意思,这种业已淡化的仅剩丝丝缕缕的疑惑又被勾了出来,所以便来说三道四地瞎诌几句。
诌什么呢?就诌科学与幻想。
忘记了好象有人说过幻想是科学之母,是否有这话,记不准了,但不管有没有这话,我觉得科学与幻想的关系还是很密切的。比如,看见鸟在天上飞,人就幻想长翅膀,科学家就发明制造了飞机飞行器。看见鱼在水里游,人就幻想有腮鳍,科学家就发明制造了轮船与潜艇。人们憧憬登月,便有了嫦娥的神话,有了神话的幻想,科学家便发明制造了飞船短尾蝮蛇。人们幻想探究天上的银河,就创造了牛郎追织女到银河的神话,有了这个神话,科学家就发明制造了太空飞行器,试图飞住遥远的太空。有了西遊记里上天入地下海和各种各样的神魔斗法的幻想,科学家的研究便有了目标和方向。
归结一句话,先有幻想,再有科学。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正如《张青云法师传奇》中凌虚道长说的那样,法术中的飞花摘叶可以杀人,风火雷电可以杀人,电石火光可以杀人,是法术也好,是神通也好,都是幻想。既是幻想,科学家便会研究,便会制造,便会付诸实践,谁能说激光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光波电波,与这些幻想不无关系呢?电石火光的说法由来已久,而铀和钚不都是从矿石中提纯出来的吗?不是可以用光波电波声波辐射杀人吗?而激光不也是用宝石作原料作能量的吗?
回到主题上来。我们不知道法官法术法器在现实生活中会不会存在,会不会是真的,结论是不知道,是存疑道姑妙妙,看起来令人有些失望,但这重要吗?
我以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幻想,是期望,也是企盼,有了这些就行。
有人说,存在的便是合理的。那么法官,佛祖,菩萨,罗汉,耶稣,真主,中国传说中的玉帝,神仙,百神,传说了上下几千年,纵横几万里,之所以能流传不息,便有着流传的现实基础,有着存活的土壤条件。
况且,张法官以及法术法器还都是惩恶扬善的,扶持弱者的,抑制强暴的,代表了弱者的幻想期盼与想往,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所以才能口口相传,久久不息。
瞎诌若此,惹方家见笑。
2018.2.11.李洁于北京

作者简介
李洁,原籍陕西商洛,现居北京,文化人士。清云法师传奇
周圣理(丹凤)

第八章知州设宴迎法师
张捕快也算得上是沙沟河村的人才之一,除了脑子灵活,能说会道,拳脚出众之外,还能呼群保义拢络人心,颇有些组织能力。他奉命之后,带人外出踏勘,在黑龙峪跋山涉水找了三天,才找到离黑龙潭十多里远近的一个比较合适的地点,名叫熊耳山。山上有一个高高的山峁,顶部浑圆,有一平台,而山峁之下却徒峭难行。高度也不错,手搭凉篷向东北望去,若无云遮雾罩,天气晴好,便可望见那个令人望而生畏,胆颤心惊的黑水潭,即那个绿莹莹兰汪汪笼罩着神秘气息的黑龙潭。
选好地址,张捕快回来报告州官,请州官写了手札两片。一片拿给守备,请守备派了一营兵丁,在那熊耳山下四周环列,站岗侍卫。又列了第二道防线,再派一营兵丁依山筑壕,安置火炮弓弩,防备黑蟒怪突袭。安置停当后,张捕快拿了州官的另一道手札,去找下属区县地保,挑选数百精壮劳力,自带笼担镢锨,上山用土石筑坛。又请石匠数十人,自带铁锤钢錾,前往凿石佈础。最后招摹木工数十人,伐木搭架,架房设醮。之后便调动裁缝,扯锦裂帛,围圆遮顶,制做旗帜。然后佈置桌案香炉,蜡烛香表。

待到一切就绪,又在客栈布置数间干净房间,安排随侍人员,虚位以待,等候法师前来。
不料一连等了多日,却总不见人来。州官天天派人来催,一日三问,问得张崇云也是心焦。他着实体会了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等人,急死人!
无奈了,他便安排捕快人等,衙前差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在路边等待迎候,一直排到东龙山城外。这么一来,城里城外深湖巨兽,四乡八党的百姓便是人人皆知,无人不晓。都知道要来个张法官要去黑龙潭降妖捉怪了。于是连百姓在内的官民人等军民人等仕农工商一併在内,都在天天等待,想看看这个张法官是何等模样,何等人物,都想一睹尊容。
忽一日,一衙役快步来报,说根据岗哨传递的消息,城外来了一拨人,有青衣道士,还有袈裟和尚、直裰和尚等。张捕快听了,赶快着人去通知知州大人知道,一併好去迎接。
他赶紧换了干净整洁的衣裳,打扮得齐整了北洋天下,带人先去州衙,等得州官老爷出来,他上前去问候了,侍候老爷上了轿子,然后才骑马跟随,一併到了龙山东的长亭,下轿下马,坐下来等候。
不大一会儿,果然大道上来了一溜五人,前头并排走着一僧一道,后面跟着三个身着直裰的和尚。张捕快迎前上去一看,领头的青衣人他认识,就是那天在莲花寺圆通方丈禅房议事时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道士智永。他急忙上前抱拳施礼,道了辛苦,然后问道:“法师是打前站?”智永说:“是。师祖师叔随后就到!”张捕快问:“这几位是?”智永道人介绍说:“这位禅师乃莲花寺武僧首座慧琳大师,”然后指着后面几位介绍道“这三位是武僧明仁明空明净,都是慧琳大师的高徒。”张捕快与几位禅师施礼之后,说:“知州大人也来迎接诸位了,请过来参见。”然后领几位过来参见。
张捕快把几位介绍给知州大人,并给大人行见面礼,僧道五人俱皆长揖不跪。知州看了张捕快一眼,张捕快明白意思,走上前来跪倒,说道:“回禀大人,这几位是打前站的,凌虚道长师徒随后就到。”知州大人心中不悦,想到自己乃堂堂五品知州,朝庭命官,今日降尊纡贵前来迎候,法师竟然不到,仅只迎到几个打前站的,这话传将出去,岂不令人笑掉大牙?于是心中不快,脸上不悦,便怪手下探事不明,本想发作几句,但想到兹事体大,事关百姓生死,事关自己前程,便强行压下心中不悦,不瘟不火地说:“那好,张捕快,安排好,住下来,慢慢等吧。”然后头一回吩咐:“打道回府!”
冷落,这个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的冷落,这几位都感觉到了。于是,有些生气。依着往日的脾气,这几个武僧便想扭头就走,但是今日不同。张捕快不知道,原来,他们听说要到龙山来与黑蟒对阵,便以为有仗可打。对他们来说,这个机会不可多得。因为自己练了这许多年武功,辛辛苦苦,流血流汗,到了如今,多少年过去了,如果不经战阵,怎么检验成果啊?再说了,这不也是个露脸的机会嘛?所以,对他们来说,千载难逢。于是他们便推师父慧琳出头,领着好几个武僧活缠死打,死乞白赖,请求监寺出头,恳求方丈。并且说,他们并非要参与对仗,只是为凌虚青云师徒当当随从,助助威势,保驾护航,当好手下而已。方丈始则不允,但经不住这几位再四恳求,后来却想,自己与凌虚交往数十年,如今好友出战,终是大事。而且上符天意,下合民心,除暴安良,惩恶扬善。自己年老体衰不能同往助阵,出几个人力,帮帮小忙,也不是坏事。于是,心里便应允了。但又推说,让他们去求凌虚道长。毕竟,这要征得人家同意才好。无奈,这几个人只好去求凌虚道长,却是见不了面。退而求其次改求青云道长,青云道长推说他做不了主。这几个人没法了,只能去请求智永,智永原本也是不敢做主,这几个便说,圆通法师已经同意了,凌虚道长不同意也不打紧,到时候悄悄跟上智永去打前站,给智永做做伴儿,路上也不寂寞,有人说说话儿岂不是好?智永年轻,又爱热闹,心里愿意,嘴上不敢做答,笑笑,权为默许。这几个便私下收拾行装,悄悄地跟着来了。既是如此因由,所以不能扭头回去。但又心里不平,明仁便自己给自己宽慰说:“人家是当官的嘛!”言外之意是说,官员嘛,架子大,把咱一个和尚自然不肯放在眼里,冷落就冷落吧,咱受了。但明净偏不愿受,接话说:“当官的咋沈晓钟?当官的不一样也是他娘肚子里屙出来的啊?”明空一拍屁股说:“受不了冷落?那咱回?”慧琳说:“算啦算啦,忍得一时之气,可见海阔天空。出家之人与那俗世俗人计较什么?走吧走吧,莫忘来干什么,还有正事要办!”
还有什么可说?那就走呗。几个人便随张捕快回了客栈。
张捕快叫来掌柜,让给安排几间整洁干净房间住下,交待说:“招待好,几位师父要吃什么给做什么,好饭好菜伺候着,不能怠慢冷落了老爷的贵客,出了差错,尔等吃罪不起!”
客栈老板一面点头哈腰,一面唯唯诺诺地笑答:“是,是,不敢怠慢,不敢怠慢!”
张捕快安排妥当,便告辞了智永慧琳五人,出门回衙。只见一街两旁三人一堆两个一伙地议论说:哟吴亚贤,等了几天,来了一个道士四个和尚,也不知哪个是张法官呢?有人便说,不知道了吧?那都不是。这几个人是给张法官打前站做预备工作的,张法官要等这边万事齐备了才来呐!接着有人说,看来这个张法官架子大着呢,又有人说,那是当然,有本事的人架子都大着呢!还有人说,州官老爷今天也去迎接了,可谓是降尊纡贵了卫辉一中。有人接话说,那是应该的,因为张法官能救民于水火,解民于倒悬,州官能吗?又有人问,这张法官是哪里的法师呢?便有人说,闻听说还是武当山金顶来的道士。有人问,武当山前不久不是来了位护教法师吗?听说好象没弄过那黑蟒,怎么又来个武道山法师?难道比那护教法师还厉害吗?有人嘘了一声低声说,那是秘密,这个张法官就是那个护教推荐来的。
总之,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张捕快就有些奇怪,这消息都怎么流传出去的?怎么说得那么准确?那么具体呢?可见,人在做,天在看,民心不可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正可谓暗室做事,神明如电!

张捕快就这么走着想着,心里还是有些不快,有些自责。因为官家那边不悦,法师这边不快,说来说去,还是自己不好,是自己造成的。假如消息再准确一点?假如不去请官家迎接?但是,遗憾,已然没有那么些假如,过了,炎之中忍试验就是翻篇,过了,就是一过就了!只是白王后第一季,今后引以为戒!
第二天,张捕快去到官衙,见了官家,承认自己办事不力,没有掌握准确信息,盲目来请官家,使得官家纡尊降贵去了十里官亭,失了体面,特来请官家责罰。官家听了,心里顿觉清爽,舒畅了许多,心里隐隐的不快一扫而光,对这个下属好感顿生,觉得这个张崇云还真是个人才,谨慎认真,文武兼备。看来还是自己有眼力啊,心里便直夸自己真是个伯乐,一眼能识千里驹!二眼能认金镶玉!
张捕快一看火候已到,便趁热打铁,说昨天那些僧道心里感激得很,说自己一介平民百姓,竟然被从来见都没有见过的大官接待,那是给足了他们面子,所以啊,他们便想着竭尽全力去黑龙潭拼杀,报效老爷的知遇之恩。说得这个官家脸上绽开了少有的笑容,心里乐开了花。张捕快接着说,老爷今天若能设个小酒宴,请那几个人过来喝上两盅欧美海军聚会,暖暖心意,说不定那些人便会为老爷两肋插刀,拼命报效,成为死士了!知州老爷一听,心里高兴,一拍大腿说:“好,就设酒宴,请他们来喝酒!你去,把他们都叫过来,酒宴,我来安排!”
张崇云心里高兴,问题解决了,心里的隐忧没有了,他笑得一脸灿烂,连忙起身告辞官家,出衙朝客栈而去。
客栈这几个人好说话,一是心机不重,二是脾气直爽,所以心情总是挂在脸上,喜怒哀乐悲愁苦,往脸上一瞅便知。昨天的不快,一觉就睡得没踪没影了。张捕快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马上就没有了用场,所以干脆直接,直话直说,不用绕弯。用不上谈话技巧,不用讲说话艺术!虽然省却许多心思和唾沫,却有些遗憾!可惜了说辞!
一听说知州老爷准备了酒宴,要请大家喝酒,这四僧一道便兴高采烈,高高兴兴地跟着张捕快来到了衙门客厅。

客厅已经摆好了一张大圆桌,摆放了满满当当一桌素菜,一把酒壶,八个酒杯,已然斟滿了喷香的烈酒。沿桌周围摆放看八张雕花木椅。桌子四面站了四个差役侍候。
龙山师爷早已站在门口迎候,一见张捕快陪着客人走来,连忙招呼客人入座。张捕快便请智永道人坐在东边上首,请慧琳禅师坐在西边上首,然后其他人便好安排座位。这才叫师爷去请老爷。官家来了之后,师爷示意大家起身恭迎。官家便居中座北朝南坐了主席,智永道人和慧琳禅师分列左右,张捕快依慧琳禅师面东坐下,师爷依智永道人面西坐下,其余三人便坐南面北了。
待得众人坐定,知州老爷举杯说道:“智永道长,慧琳法师及各位禅师,下官代表龙山军民人等,对诸位来临,略备薄酒,表示欢迎重生猪王。诸位不辞劳苦,跋山涉水,来为百姓除害,下官深表感谢。来,诸位,请了!”说完与众人一一碰杯,然后仰脸一饮而尽。师爷附和道:“承蒙老爷器重,我们就请滿饮三杯。”
慧琳禅师这时手端酒杯站起来说:“我等闲云野鹤之人,受老爷如此看得起,定当竭尽全力,拼命向前,以报老爷厚爱,我等也敬老爷三杯。”
智永道人也站起来说:“老爷乃一州之长,民之父母,能如此看得起我们,定当不遗余力,若不能诛杀蟒怪则对不起老爷看重,贫道也敬老爷三杯。”
八仙桌上八个人就这样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把那身后四个侍酒的差役忙得手忙脚乱,应付不迭。

正在这时,忽有差役来报,说守坛军士拿住了两个小妖怪,正在衙外等候,请问如何处置?知州老爷喝酒正在兴头上,不喜被人打搅,便顺口说道:“先行关押入牢,等候明日讯问!”差役听了,出去传话。可是不大一会儿又来报说:“报老爷,那军士说不行,妖怪还提拎在手上,不能放置在地,一旦放到地上,哧溜一声便跑得没了踪影。”
知州放下酒杯说:“这才奇了?有这等事?带进来看看!”
作者简介
周聖理,陕西丹凤商洛镇人,退伍军人,共产党员,退休公务员。曾创办丹凤果酒厂,任厂長,先后担任丹凤县非金属材料厂,丹凤县冷冻厂厂长兼党支部书记,曾获丹凤县,商洛地区,陕西省乡镇企业家荣誉称号,因写有长篇小说《翔凤岭》尚待发表,故用笔名为翔凤岭,现居北京。
棣花古镇访平凹 刘高兴家遇高兴
棣花古镇是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的故乡,到棣花古镇旅游的盆友,许多许多都是慕名而来的。棣花古镇有关贾平凹先生的痕迹很多,平凹之家,平凹老家,贾平凹文化艺术馆,贾平凹年轻时候的生活轨迹等等,不一而足。与贾平凹故事有关的刘高兴家却是非去不可的地方。

刘高兴原名刘书贞,却是贾平凹的发小兼同学,乃至一辈子的好朋友。贾平凹为刘高兴书写了哥俩好,也印证了两人的兄弟般的深厚感情。来棣花古镇见不到贾平凹,请你别失落,去棣花古镇著名景点刘高兴家见见刘高兴也是另一个收获。听刘高兴讲贾平凹的故事,欣赏他的书法,阅读他写的《我和平凹》,真应了那就话“到棣花古镇旅游,没遇见刘高兴,等于白来”。

以下是刘高兴书法展示,他与贾平凹的书法启蒙老师都是吕彦秀老师巴达克之章,琴葛蕾师出一门,有得一比。

手机用户请点击下面二维码